【警徽荣耀】倒下,也要向着前方
2017年06月05日 10:46:25
0

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1994年,我怀着从军报国的梦想,从山东来到新疆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边防战士。在22年的为国戍边中,我在喀什工作了17年。

喀什地处在我国的最西部,与巴基斯坦、阿富汗、塔吉克斯坦三国接壤,面积16.2万平方公里,地广人稀,山高林立,区位环境复杂,地理位置特殊,是三股势力内潜外逃、颠覆渗透的重灾区,也是新疆反恐怖的前沿阵地和主战场。17年来,我和战友们经历了几十次反恐怖战斗,有过流血、也有过牺牲,但作为一名指挥员,我始终坚定敢打必胜的信念,时刻做好战斗准备,随时向暴恐分子发起猛烈一击!

每一次山地捕歼战斗对体力、意志力和战斗力都是极大的考验,但无论情况再复杂,环境再恶劣,条件再艰苦,也从来没有动摇我完成任务的信心和决心。

2013119日,10几名暴恐分子携带着大量自制武器,企图袭击通往巴基斯坦咽喉要道的库地边境检查站,被我发现后,便向着人迹罕至的喀喇昆仑山腹地逃窜,我奉命进山追捕。喀喇昆仑山最低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,一月正是山里最冷的时候,刚烧开的水泼在地上立马就会结成冰。在冰雪覆盖的悬崖峭壁上追击,稍有不慎都会坠崖身亡。敌人越逃越高,我们也越追越远。8个多小时后,我们追到了一座4000多米的山顶。由于连续的追赶,我右腿的老伤又犯了,每走一步都钻心得疼,后背直冒冷汗,几次差点摔倒。但作为指挥员,在关键时刻,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整个士气,我只有咬牙坚持,冲在队伍最前面。这时,侦察员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几个移动的身影。我一把夺过望远镜,仔细观察他们的行踪,根据现场判定,我采取了正面牵制侧面打的战法,带领两名战士冲到最前面,牵制敌人火力,两翼小组同时出击,12名暴恐分子被全部消灭。战斗结束,我的腿再也支撑不住,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。

恐怖分子惨无人道、灭绝人性,他们拿人质作为对抗的筹码,能把屠刀挥向无辜的老人和孩子,但不论他们多么血腥凶残,多么阴险狡诈,采取什么手段威胁,丝毫没有动摇我与他们战斗到底的意志和信念。

2013912日,一暴恐团伙预谋袭击驻地油田和化肥厂,被公安机关发现,3名暴恐分子把自己的母亲作为人质,前去劝降的民警也被他们炸成重伤,气焰非常嚣张。我赶到现场,立即疏散周边居民,在暴恐分子正面、侧面分别布置了三个狙击小组,形成了立体合围态势。根据平时对暴恐分子的了解,我与少数民族干部寓教说理、政策攻心,最终迫使他们释放了自己的母亲。看到人质脱离危险,我立即发出强攻命令,突击小组连续向房屋内投掷催泪弹、爆震弹,绝望的暴恐分子身背暖瓶大小的炸弹,高喊“圣战”口号冲出房屋,企图与我同归于尽。生死关头,我们果断开枪,枪枪制敌要害。战斗结束后,在我们引爆这枚炸弹时,才知道它的威力,地面上被炸出一个大坑,填装的钢钉和铅头深深地扎进十几米外的树干里。

反恐怖斗争不是一个人的战斗,走进战场,我和所有战友就是一个生命共同体,与每一名官兵都有难以割舍的情怀。我们始终团结一心,拧成了一股敢打敢拼、无坚不摧的力量。

20154月,我们获取了一条重要线索,一伙暴恐分子在昆仑山里建立了一个训练窝点,不及时打掉,后患无穷。那片山区方圆几百公里,到处山峦交错、沟壑纵横,要想找到他们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搜捕到第5天的时候,我们成功抓获了两名下山打探消息的暴恐分子,才摸清他们的老巢。就在我们向敌人老巢发起进攻时,躲在暗处的敌人向我们发动了偷袭,中队长王雪涛中弹负伤。

当我看到脸部中弹浑身是血的王雪涛时,我心里的痛真是无以复加。他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自责:“参谋长,对不起,我给你丢人了。”我强忍悲痛,大声向他吼道:“丢什么人,敌人都让你打死了!你要是个爷们,是个男人,一定要给我挺住!”要知道,我们当时所处的位置,距离最近的村子也有几十公里,在这个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地方,我只有快速地给他消毒、止血、包扎,不停地给他加油鼓劲。

意识模糊的王雪涛对我说:“参谋长,我想见见我媳妇”。我知道,他结婚四年一直没有孩子,进山执行任务前,爱人才刚怀有身孕,还在保胎,我似乎能猜得出他想要表达什么。

“参谋长,我的休假报告已经批了,这回啊--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了—”真是句句戳心啊,看到平时生龙活虎的战友,而此刻生命危在旦夕,我真想挨这一枪的是我!作为指挥员,每次战斗我考虑最多的就是圆满地完成好战斗任务,把战友们安安全全地带回去!而这一次,如果雪涛真有个三长两短,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,我会为他们养老送终,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我会把他抚养成人!

战友的鲜血不能白流,不让敌人付出代价,我枉为军人!

然而,狡猾的暴恐分子却藏匿在悬崖断壁的一处山洞里,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。我只有改变打法与敌人斗智斗勇,引蛇出洞,择机捕歼。我带领5名骨干,侧翼迂回,隐蔽接敌,趁敌人窜出洞口向我开枪射击投掷炸弹的瞬间,同时开火,暴恐分子应声倒地。历时67153个小时的战斗结束了,共击毙暴恐分子3人,抓获7人,收缴自制枪支8支,炸弹以及原材料数十公斤,端掉了他们经营一年多的训练窝点,肃清了社会一大隐患。经过全力抢救,雪涛也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!

经历了这么多战斗,我早已把生死看淡。在这个离敌人最近,离家人最远的地方,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。每次有任务,我都会给她们打个电话问问情况,也好给他们留下一段声音的记忆。说心里话,谁不想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?可盛世之下,总要有人为万家灯火负重前行;和平之日,总要有人为歌舞升平枕戈待旦。从穿上军装那天起,我的生命就与使命紧紧相连,就应当报国以为家!

新疆是我的家,谁破坏我的家,谁就是我的敌人。当我接到战斗命令时,我!就是一颗出膛的子弹,带着底火赋予的使命呼啸向前,哪怕是倒下,也要向着前方!

谢谢大家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新疆公安边防总队喀什边防支队副支队长  张永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