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警徽荣耀】决不让一个歹徒从我手中逃脱
2017年06月05日 10:43:33
0

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当警察是我从小的志向,1989年高考,我拿着能上本科的成绩选择了辽宁警校中专班,圆了自己的警察梦。工作27年,无论在哪个岗位,我从没离开过破案抓人。

打击犯罪是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,从穿上警服的第一天起,我就下定决心,无论何时面对犯罪,都要挺身而上。

2003年,我与一名异常强悍的犯罪嫌疑人狭路相逢。他叫刘宏伟,十九年间,流窜多省市入室盗窃、抢劫、强奸,作案几百起,多次杀人。他虎背熊腰,擅长打斗,作案时多次遭遇抓捕都拼命反抗逃脱。公安部高度重视,将此案列为部督案件,部署全国各地架网守候。当时我被抽到辽阳专案组,整整三个月巡逻蹲守,就想能亲手抓住他!

1128日凌晨两点,我接到疑似警情,立刻驾车搜寻。在驶过一个小路口时,突然发现一个体貌特征极其相似的男子,正骑着自行车向我这边急奔。我一脚刹车,拉开车门,猛冲上去,将他连人带车扑倒。他摔倒瞬间抽出大菜刀向我猛砍,我瞅准机会踢掉菜刀,将他压倒在地。他拼命挣扎,又试图从怀里掏尖刀,我眼疾手快一把抢过,扔向远处。他几次挣脱,又几次被我扑倒,反反复复,搏斗了近十五分钟,满地都是我俩的血迹。当我最后一次将他压在身下的时候,把他手臂扳过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当时我做好了最坏的准备:实在不行,就用牙,咬断他颈动脉,咬死他!哪怕和他同归于尽,也决不能让他跑了。后来战友们及时赶到,合力将他抓获。

当警察,随时可能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,甚至会流血牺牲,我始终坚守正义必定战胜邪恶的信念,永不退缩。

一次半夜,我偶遇毒贩,绰号“黑傻”。这家伙身高197,体重260,被我一眼认出,转身就跑。我一把薅住他,他反身举起大砍刀和我拼命,我顺势抓住他持刀的手腕,一个反关节猛力将刀磕掉。用高鞭腿猛踢他头部,我自幼习武,这高鞭腿曾多次在搏击对抗中 KO对手,可用在这壮得像头牛的黑大个身上,却作用不大。我抓住他腰带,将他撂倒,他一较劲,猛地挣断了腰带逃跑,我立刻紧追。这时,我突然觉得眼前模糊,怎么擦也看不清,“黑傻”趁机逃进了公园。前来增援的同志赶到,围住公园,有人告诉我:“你受伤了,满脸是血!”到医院才发现,我头被砍开了个口子,血顺着脸、脖子、前胸、大腿流下来,把两只鞋都灌满了,医院地上一步一个血脚印。医生要给我剃头发、打麻药、缝针,为了争取时间回去抓“黑傻”,我再三坚持不打麻药缝了五针。医生说:“这警察,为抓人不要命了!真是疯子!”最终,我亲手将“黑傻”抓获。

还有一次,我们遭遇一伙毒贩,他们一见警察四散奔逃。我盯准首要目标紧追不舍,几百米后,他逃进一片建筑工地,跑上五楼楼顶,见无路可逃,竟纵身跳了下去。我看他落到沙堆上爬起来又跑了,也毫不犹豫跟着跳了下去。落地瞬间,我感觉内脏好像摔裂了似的,但咬紧牙,爬起来继续追。又追出了1000多米,我拼尽全力,将其扑倒,从他身上搜出自制手枪和军用刺刀。这时我开始剧烈咳嗽,鼻子和嘴直喷血,随后赶到的战友把我送到医院。经诊断,我两根肋骨骨折,剧烈猛跑引发支气管多处破裂,就是老百姓说的“把肺子跑炸了”,医护人员调侃说:“疯子警察又来了!”

毒品犯罪日趋复杂,毒贩更凶狠狡猾,我从不放过毒品犯罪的任何蛛丝马迹,用超常胆识穷追猛打,永不止步。

20144月,有少量毒品快递到辽阳,我顺藤摸瓜查到毒源地广东。为尽快抓获毒贩,我设计现场交易,当时,用六部手机,操六种方言,巧妙周旋引毒贩上钩,最后,对方答应在一大型地下停车场交易。

停车场内暗藏多少凶险,不得而知,没有可能一探究竟,更来不及部署警力。但战机稍纵即逝!我果断决定,由我一人化妆成买家,单刀赴会,队友们40秒后开始增援。大家都不同意,说太危险了!对于生死瞬间来说,40秒太漫长了!会有多少变数?我坚持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”

交易现场,我故意敞开车窗,让对方看清我只身一人,可对方还是很警觉,不肯下车。我拎出一袋子“现金”,说起毒贩的行话,两人终于下了车,我瞅准机会,一个高摔,将首要目标撂倒。他凌空瞬间右手直接掏枪,我死死抱住他双臂快速翻滚,让他不能挣脱。队友们及时赶到,成功将两名毒枭抓获,缴获冰毒47公斤!夺下的六四手枪,弹在膛上,一触即发!生死四十秒,我坚持住了!我们赢了!

这一切的背后,也有我不愿提及的,就是对家人的歉疚,特别是对我儿子,有件事让我这辈子都不能释怀。清网行动那年,儿子才九岁,我连续化妆侦察34天,抓获11名有关联的历年外省网上逃犯,在追捕最后一名逃犯的中午,爱人打电话说要出差,让我回家照顾发烧好几天的儿子,我随口答应。可当天下午的抓捕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,整整耗了一个通宵才抓获。当我想起儿子,已是第二天凌晨,赶回家开门的瞬间我惊呆了,儿子趴在地上,脸色惨白,怎么叫都没了反应。赶紧送到医院,整整抢救了十二天才苏醒,刚醒来时他连我都不认识,又过了很久才恢复正常。在那段煎熬的日子里,我无数次自责,我33岁才有儿子,在我印象中,好像没看见过几眼,儿子就长大了!哪怕用自己的命来换,也不要儿子有什么不测!每次想起这事,我都后怕,以至于好几年了都不敢提起!说起父母,我更是没能让他们晚年生活无忧,反而让他们每天为我担惊受怕。妈妈每次见到我,都要从头摸到脚,看我是不是又添了新伤。

有人说我是拼命抓歹徒的“疯子”,也有人说我是家里啥也不管的“傻子”,这些我都不在乎!我就是一个警察,一个捍卫正义、守护人民的警察,决不让一个歹徒从我手中逃脱,就是我的使命,这份使命是责任,更是力量!

谢谢大家!

 

辽宁省辽阳市禁毒警察支队支队长  张 喆